保持理智,远离群体

太太太太喜欢这个大大的话了

一针见血 一语中的

感恩

玫瑰牛奶:

只是一个想法,不一定对,不需要对。






人类为什么会如此需求偶像?或许是因为在无神论的今天,宗教思想的阴影始终没有离开我们。人类的情绪中带着一部分很强烈的需求,需要一个bigger than themselves的figure来支撑,在古代,这个figure是宗教中的神,是神话里的英雄,在科学启蒙时期,这个figure是科技, 而在今天,这个figure就成了各式各样的偶像。




古斯塔夫·勒庞在大众心理学开山之作《乌合之众》里也阐述过类似的观点,这里稍微摘录一些:




“……大多数曾经影响人们思维的伟人们都不再有受人祭典的祭坛,但是他们有雕像,他们的追随者还持有他们的肖像画。他们这样狂热的追随,与他们的前辈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群体对于神灵的需求超过其他任何东西。




不能认为这些都是过去的时代的迷信之言,就应该被理性所驱除了。在和理性的持久战中,情感从没有被击败过。群体不会再听到关于神和宗教的言论……然而,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他们从来没有拥有过如此多的偶像。”




“群体的信念有以下特点:盲目服从、激烈的偏执以及强烈地要求宣传,这与宗教感情是一致的。”




“因此,不用再费口舌去强调宗教对于大众是多么的重要。因为不管是神灵还是社会信条,它们要想在群众中扎根,就必须通过宗教的形式,而这种形式并不以深入思考为基础,但是这种信仰很快就会表现出宗教情感的偏狭,并且外在表现很快就会转化为一种狂热的崇拜。”




所有对于偶像的研究里都认为“偶像”之所以会受到大家的追捧是因为在我们能在ta身上看到自身的反射,这只是其中一层意思。更深层的原理大概是因为偶像们与我们相似,但又无限大于我们。




纵观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史,所有流传最广,最深入人心的神话故事,其核心的“神”或者是英雄总是以类人的形象出现,但ta又不能算人,ta比人强大,全知全能,而且基本上都是因为经历过一段非常惨烈的遭遇或者自我挣扎,然后从中涅槃,得到重生。这是最容易在群体中产生共鸣的形象,人们会从涅槃重生的故事中得到力量和救赎。如果你的偶像是运动员,那么这种类宗教的崇拜情绪会更加深刻地影响到你。




这种狂热的情绪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我们能从中得到激励,得到Inspiration,这种情绪让我们更有力量面对日复一日寡淡日常对我们的折磨,这种情绪是非常丰盛的心灵粮食,可以填满我们情感需求的空洞。我们甚至可以真的“成为更好的人”。




但正如《乌合之众》里所阐述的,群体并不会诞生理智,而互联网则是使群体更好更快聚集的地方。在网络之下,四个不同的理智人也许开三天的会议也很难对某件事情达成共识,但你会惊奇地发现在某个巨大的,有一定共同点的群体之间,人们总是很容易达成一种共识,一种看世界的方式,不管这种方式是多么偏狭和扭曲。




这就是为什么网络暴力如此频繁,网络上的人更容易因为对某个偶像的爱(或者cp的爱)而聚集到一起,而群体和群体之间总会发生交集和摩擦,人类基因中残存的暴力本能总会让我们倾向于二元对立论,迅速站队然后认定对方所有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再进行大规模的掐架或者战争。因为这是原始人部落的打仗方式,这是所有战争得以进行下去的原理。人类从未脱离过这条暴力基因的驱使,在古代它让我们存活下来,但如果我们想要进化成更好的人,想要与人进行更加平等和深入的交流时,这条暴力基因则成了最大的拖累。




我这人很怂,畏惧群体,俗称不混圈,凡事更喜欢一人乐,对网络中一些暴力和脏污的声音也倾向于不发声。 我尊重选择为他们发声的人,但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过多的声音不过是给网络暴力再一次添砖加瓦而已。都说先撩者贱,但在二元对立论的影响下,所有人都认为对方才是那个先撩者,你又如何能够自证,到最后又变成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




我并不认同最近很流行的那句“沉默就是默认”,冷静下来想想就知道沉默和默认之间根本没法建立一个有效的线性逻辑关系,人们有选择辩驳或者无视的自由,而有些事情原本就是不辩自明的。将一个客观事实,一个真理拖入激烈而低级的争辩反而为它本身的合理性蒙上一层阴影。玫瑰不需要经过辩论就是一朵玫瑰,当激情逝去,繁华落幕,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将会是顶级运动员的他们所创造的辉煌成绩,而非两派粉丝针对鸡毛蒜皮小事的无聊掐架。




我很喜欢哥哥,我认为他是个伟大的,独一无二的演员和歌手,但他不是神,并非全知全能,我没有义务赞同他每一句话。赞美并不等于全然赞同。




选择为偶像发声辩解这点没什么不好,这是每个人的自由。但当你在网络上说出那些未经证实的谬误,充满偏见的观点,和扭曲事实的谎言的时候,替你做决定的究竟是你的自由意识,还是群体狂热捕获了你?如果是后者的话,“你”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人格,已经被群体所吞噬了,我觉得这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有人说龙队在意负面评价,我觉得他这么聪明个人倒不至于去在意那些明显没脑子的负面批评,一个运动员会在意的评价大概仅限于他所从事的那项运动。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在意,我为他发声能帮助他吗?我能替他解决这件事吗?我能平息网络上的掐架而使所有人相亲相爱地一起嗑胖球吗?我能为他消除所有的偏见吗?明显不能,就算是他们自己都不能。从发微博到郑州之夜,他们做了那么多努力去劝架,但哪一次掐架消停过?无法解决的事情,除了尽量无视,不让它占用自己宝贵的时间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两个人都心疼,但他们也是成年人了,没那么脆弱,我相信他们自己会懂得deal with it. 




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讲,有些事情若我真的无能为力,并且有可能越添越乱的话,我是不会去做的。




群体的狂热和偏执源自偶像没错,但其行为已经和偶像无关了。一个偏见的饭圈自有其看待世界的一套扭曲逻辑,外界想修正这套逻辑基本不可能,就算蒸煮自己上也不管用,因为造成我们互相攻击的终极逻辑并非偶像之间的矛盾,或者偶像神像的破裂,事实上偶像还是那个偶像,我们只是不能控制自己基因里的暴力因子而已。




这暴力因子和从众心态曾经让我们活下来,如今只会让我们的思维死的更快。




两个有争执的饭圈之间到最后一定会演变成互相给对方的偶像泼脏水和人生攻击,到最后其实和偶像本人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大家只是迫切地希望证明自己优越于他人这个观点而已。




二元对立和暴力基因是所有饭圈掐架的基本原理,实际上,宗教战争,阶级对立,从古至今所有社会问题的根源就由来于此。 人类本就是永远做不到真正理解别人的物种,而所有人却都认为自己需要并且必须得到理解才行。




所以也无需抱怨这个圈怎么这么腥风血雨,那个圈为什么都是傻逼,为什么獒龙两个人这么好粉丝却如此脑残,实际上当某个圈和某个人受欢迎到一种程度,而信息流动性也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所谓的毒唯和掐架的现象一定会出现的。cp粉内部也有傻逼,这是必然的现象。我们所面对的并非是某个圈子独有的问题,而是属于全人类的问题——狭隘的自尊,和愚昧的偏见。




一个人并不会因为和你喜欢一样的偶像就比别人更加高尚,而一个优秀的人也不会因为被没脑子的人喜欢而减损他的光芒。【萌什么】并不是交友的标准,【怎么萌】才是。




希望大家在未来进行每一次集体道德批判,集体价值观输出的时候,尚且保有跳出集体思维的束缚而独立思考的能力。甭管你思考的方向是否正确,这种思考的能力就是你的人格,珍视它。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什么力量能让你成为更好的人,那只能是你思考的力量,而非偶像。







评论
热度(53)
  1. Lyanado玫瑰牛奶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太太喜欢这个大大的话了一针见血 一语中的感恩
 

© Lyanado | Powered by LOFTER